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战神诀

身怀罕见的全系魔法免疫的战神之体,却因为对各系元素的抗性而无法修炼斗气魔法,...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章 活过的证据
章节列表
第二十章 活过的证据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离联盟威蒙帕洛奇联盟的距地已经有些远了,一眼是望不到尽头的沙漠,谁也不知道,也没有人会关心,在这漫天黄沙之中,又多了一具尸体,暗界里死人本来就是家常便饭,只不过大多数人死了,还轮不到埋进沙里,毕竟,对于普通的暗界居民来说,死后不成为食物,也是件足够奢侈的事情。

而作为普通血斗士的江海,能得到埋葬的待遇,已经是殊为不易了,血斗士的结局从来都一样,任你天资如何卓越,在成长起来之前,也难免遇到挫折,除非你天赋异禀的同时,还有着可怕的运气!

短短十天不到的时间,便名动整个威蒙帕洛奇联盟二级角逐场的黑月升龙,就这样被随意的埋在了灰暗的沙粒之中,就如当初被他击败的独眼雷鞭一般,只不过他运气要稍微好一点,没有成为食物。

今天的天空格外的阴沉,灰蒙蒙的,毫无生气,宛如在为逝去的生灵惋惜,其实暗界里的人都知道,这天空,从来都是这样子……

……

“你要是碰我,我马上就去死!”

沐颜宁静将银白匕首厄在自己白皙的脖颈之间,锋锐之处,甚至有丝丝殷红浸出。

“小美人,别这样,跟了爷爷我,保证有你好处,每天给你五块救赎之矿”

如果再不用强的情况下,阿格隆实在那这个舌尖嘴利的小美女毫无办法,可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就好这一口了,竟然不对沐颜宁静用强,虽然联盟保护期已过。

沐颜宁静瞪着双美丽的大眼睛,死死的盯着阿格隆,也不说话,反正就是一副你要敢过过来,就把自己变成尸体的架势。

“呵呵,看你能撑到多久!”

阿格隆也不生气,暗界里的日子还真不是一般的无聊,作为执法检查的自己每天除了去看看血斗什么的,基本就无所事事了,现在每天都能回来挑逗一下家里的小美人,也算是给蛋疼的日子平添了些许乐趣,自己反而不着急了,而为了这个,还专门在联盟养了间有门的好石屋,每天都得十几块救赎之矿。

阿格隆仔细的关上了门,这门都是半米来厚的巨石,重达数万公斤,连自己都只能推动,而斗气全失的沐颜宁静,就绝无可能打开了。

“死姜海!臭姜海,还不来救我,恨死你啦!”

沐颜宁静气鼓鼓的坐在石床,脸色说不出的苍白,皮肤暗淡无光,再也不似之前的粉雕玉琢,凌乱的发丝,显得狼狈而憔悴,好看的大眼睛不住的闪烁着丝丝水雾,从小到大,受过不少的苦,可却从来没有如此的委屈难过过。

“别让我碰到你,否则哼哼!”

冷哼完毕,沐颜宁静无力的躺在床上,仿佛说完这几句话,耗费了她全部的体力一般。

“好饿啊……”

沐颜宁静目光呆滞的看着石头做的屋顶,不知道怎么的,看着看着就像看到了一张张金黄色的烙饼,还是小时候吃过呢,只有母亲才会做给自己吃,就这样,曾经活力四色,怎么也闲不下来的大名鼎鼎兼美艳无边的木页宁静,嘴里吞着口水,沉沉睡去,口里不时的传来低语梦吒……

……

“阿中,小海怎么样了?”

一位中年妇人站在门口,对着正坐在书桌处理文件的英伟男子说道,脸上挂满了忧伤。

中年妇人虽然年近四十,却一直保养的很好,看起来宛如新婚的少妇,但却比少妇更有韵味,瓜子脸形,略施粉黛,自然而然的便流露出一股雍容华贵之感。

听到门口的声音,英伟男子没有抬头,手中笔蓦的停顿了一下,随即又恢复正常。

“还是老样子,听说住在赏金城,阿月,没事的”

江中柔和的说道。

江中的回答,显然并没有让中年美妇满意,但中年美妇也不再多说,失落的走了。

“孩子,你一定要好好的……”

中年美妇是江海的母亲,而江中,便是江海的父亲,江海虽然选择了离开了家族,但他战败紫发蛮童的消息早已传得沸沸扬扬,江家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可是碍于帝国压力,没有将江海重新召回家族,本来在江海得到赏金猎人后,家族便可以明目张胆的将江海召回,怎奈又被搅和到了黑皇宫的事件中,并被传随着黑皇宫一起进入了虚空,这些江中自然不敢告诉对江海十分宠爱的母亲。

……

“一”

“二”

“你,手抬高一点”

“你,软绵绵的向什么样子!把腰抬高一点,对就是这样子!”

“没吃饭吗,这点力量怎么刺得死人”

一位身穿银色战甲的英俊男子,腰间插着一把银色细剑,正操练着士兵们,士兵都是穿着精钢铠甲,头戴乌金头盔,手中两米多长的战戟散发着迫人的光芒,整整一百号人,不多,不少。

让士兵自己自由练习,银甲男子坐回自己大实木椅子,取下腰间细剑,插在对面,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巧的银制酒壶。

“江海,你可不要死掉,我还要亲自抓你回来呢,来干杯”

银狐对着细剑敬了敬,拿起酒壶一饮而尽,然后将酒壶收回怀里,继续操练士兵。

不知道何时,一阵微风拂过银色细剑,柔软的剑身便前后摇摆,宛如点头一般,并发出了阵阵清脆的低鸣。

……

人活着,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追求名利权势,还是金钱与欲望,异或仅仅是为了活着而活着。

而活过的证据,便是那些当你离开后,还念着你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