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战神诀

身怀罕见的全系魔法免疫的战神之体,却因为对各系元素的抗性而无法修炼斗气魔法,...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五章 让我做你的女宠吧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五章 让我做你的女宠吧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3        返回列表
“你,你,你不是死了么”

卡夫特惊骇无比,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江海是什么人,连成名已久的独眼雷鞭都给一刀劈成两半,要对付他这个普通的血斗士,简直是易如反掌!

“怎么,你很想我死?”

江海谩悠悠的收回踢飞卡夫特的右脚,语气邪恶的问道。

看着江海满眼的冰冷,卡夫特有些怂了。

“怎么,你想杀我,联盟我可是有人的”

身为血斗士的卡夫特自然知道血斗士是什么样的人,那可都是些杀人不带眨眼的存在,遇到的又是最近名声大震的黑月升龙,要是他真的一怒之下杀了自己,那可就有冤没处申了。

“看来你还是不懂我啊?”江海略带叹息的摇摇头,突然厉声喝道

“老子最恨人威胁,你TMD长点记性好吗?”

说完脚掌一踏地面,整个人化为一道黑影,对着刚刚爬起来的卡夫特暴掠而去。

江海身如鬼魅一般,黑光一闪,卡夫特便被江海一手捏住了脖子。

“杀了我把,杀了我有你好看”

卡夫特也毛了,自己虽然只是一个普通血斗士,但却是自由血斗士,联盟里自己也是有着不小的关系,但最让卡夫特所依仗的便是,他觉得江海肯定不敢杀自己了。因为现在已经有不少的人来围观,其中就有自己几个好友,开始惧怕江海是因为没人看到,要是江海将自己杀了,再扬长而去,那他可就得冤死了,而现在就不一样了,除了在联盟里有着特权的一些人,敢擅自杀死血斗士也是重罪,会得到联盟的制裁。

江海嘴角微扬,手中突然金光大盛,渐渐在卡夫特脖子的位置形成了一龙形光影,金龙张开血盆大口,正咬着卡夫特的脖子,卡夫特只觉得自己的脖子宛如被夹在一把巨型的剪刀之中,只要江海一用力,他一点也不怀疑,自己的脑袋将于身体永远的告别。

联盟的规则对于一般人来说确实很具威慑,但可惜的是,我们的江大公子,根本就是个不择不扣的法盲,当初接待老人也只是略提了一些联盟规则,而江海却是一句也没听下去。

“我错了,大哥,我错了,饶了我吧……”

卡夫特完全没有想到,江海竟然真的敢在众目睽睽中杀死自己,这下终于彻底的怂了,口不择言的求着绕,丝丝微黄的液体从兽皮短裙下流淌出来,发出一股股难闻的味道。

“给老子跪下,磕三个头,就放你走,以后别再做这种禽兽不如的事”

江海散去手中正在成型的升龙击,宛如扔死狗一样把卡夫特给扔在了地上,他根本没打算真的杀死卡夫特,那样免不了弄出麻烦,只不过吓吓他而已,不过幸好卡夫特求饶的快,要是在多哪怕一秒,江海就控制不住升龙击了,那时候,保证会把卡夫特的脑袋给轰的稀巴烂!

卡夫特如蒙大赦,赶紧跪在地上,磕头磕的像鸡啄米一样。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刚从鬼门关上走了一遭,仅仅是升龙击外散的气劲,就把他的脖子给弄得一片血肉模糊,这回他是真的怕了,他虽然是血斗士,可并不代表他不怕死,相反的他怕死的很,如果严格点来说,他根本抵不上真正的血斗士,他成为血斗士,还是走了后面的。

“谁让你给我磕,给她娘两磕”

卡夫特顿时蒙了,给女宠磕头,还是一个死了男人的女宠,不是江海疯了,就是他疯了。

见卡夫特未动,江海轻轻的将手搭在卡夫特的头顶说

“你说,我要是从这里来个升龙击,不知道能不能把你的头给轰到肚子里去呢,你到底磕不磕!”

语气又柔突然便的狠厉,吓的卡夫特一个哆嗦,也不敢在反抗,毕竟自己的命要重要一些,卡夫特满眼狠厉的磕着头,当然,他不敢让江海看到他的眼神。

满意的看着卡夫特顺从的开始磕头,江海转身而去。

江海刚走出去十米远,突然被人拉着了衣角。

“带上我们吧,卡夫特不会放过我们的”

一个哭哭啼啼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江海回头一看,拉住自己衣服的正是自己救下的女人,这时候江海才细看了下女人,女人生的很白净,五官很是清秀,如果不是在哭,也勉强算得上是一美人,虽然身上的兽群已经被撕裂了,露出了里面的雄伟,却更给她加分不少。

不过对于见惯了美女的江海来说,女人对他根本没有一丝的诱惑,有的仅仅是丝丝的同情。

“你们跟着我,不合适”

江海不得不拒绝,毕竟,自己还有很多事要做,根本没空照顾这对可怜的母女,况且自己要去的是角逐场,江海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去。

“让我做你的女宠吧”

女人哀求道,如果江海不带她们走,面对她们的将是卡夫特无尽的怒火,那将是毁灭性的灾难。

女人的话提醒了江海。

江海突然大声道

“好,你以后就是我黑月升龙的女宠了”

蕴含着斗气的音波扩散出去很远很远,即使在十里外,也能清晰可闻。

江海说完便飞速离去,身形化为一道流光,转眼便消失在茫茫的沙漠之中。

“只要我不死,你们娘两,就能好好的活下去吧”

江海心中叹息道,无形间,江海肩头的责任又加重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