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战神诀

身怀罕见的全系魔法免疫的战神之体,却因为对各系元素的抗性而无法修炼斗气魔法,...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七章 麻烦不断
章节列表
第三十七章 麻烦不断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熟睡中的沐颜宁静突然醒来,浑身都沉浸在一片血色光幕之中,血月降临了!

揉了揉有些惺忪的眼睛,沐颜宁静一眼便看见了枕边的一小堆救赎之矿,和一件叠的很整齐的男人衣服,再看了看放在屋子里盛满清水的大石缸,顿时便明白了那是江海流下给她洗澡用的。屋子的石桌之上,还放着一块烤的黄灿灿的狸子肉,虽然已经冷了,但对于已经很久没有好好吃过一顿的沐颜宁静来说无疑是人间美味。

沐颜宁静吞下一枚救赎之矿,身上的红芒便如潮水般退去,但身上的滑腻之感却让她感到无比的难受,她已经很久没有洗过澡了,看了看满满的一大缸清水,又望了望那散发着无尽诱惑的金黄烤狸,沐颜宁静艰难的吞了口口水,还是决定先洗澡。

解下已经破烂成条,只照顾到了重要部位的衣服,一具美得令人心颤的胴体顿时浮现在石屋之中,虽不再光洁,却依然圆滑,虽然消瘦,却依然有着动人的弧线,尤其是胸前的那对颤巍巍的存在,在消瘦的身形衬托之下,更是惊心动魄,要是被江海看到,保不准要留出一大缸鼻血。

看着自己布满污垢的身体,沐颜宁静眉头微皱,并没有直接进入水缸,而是先用手将水舀出将身体擦拭了几遍,先做了初步清洁,这才整个身体进入水缸。

一踏入水缸,沐颜宁静就不禁舒服的呻吟起来,这种感觉,已经好久没有过了吧。

“一定要洗个够!”

沐颜宁静心里想到。

沐颜宁静看了看离水缸不远处伸手就能拿到的烤狸肉,直接在水缸里吃了起来,沐颜宁静心里小小的涌起一阵感动,没想到江海连这个都考虑到了。

舒舒服服的洗着澡,吃着美味的烤狸,沐颜宁静的心里渐渐盈满感动,脸上也露出久违的微笑,好久没有像这样呼呼大睡过,好久没有这样舒爽的洗澡,好久没有吃到烤熟的肉......想起这些日子的遭遇,连作为心智坚定的刺客的沐颜宁静,也不禁感到阵阵恐惧,不过那样的日子总算过去了。

“你说过要保护我的,不准反悔哦......”

沐颜宁静笑的像个小孩子。

......

经过十几个时辰的捕猎,江海收获颇丰,一只沙漠蛇蝎,一只沙鳄,五只地穴钳虫,还有几只沙漠之鹰,至少能换上上百根条子。本来还遇到了头猪龙兽,但江海嫌其体型太大,搬运起来太麻烦,于是便饶了它的小命。

从沙漠回来,路过穆穆拉兹的住所,石屋上的大窟窿已经被修补好,不过却是房门紧闭,料想穆穆拉兹应该不在,也就打消了过去赔偿谢罪的想法。

既然路过这里,江海便打算去看看那天从卡夫特手上救下的娘两,自己杀死联盟官员,如果条件允许,江海想将她们也一同带上跑路,否则没有任何依托的她们,不知道会沦落到什么状况。

来到那天救那娘俩的地方,看到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石屋时,江海犯难了,那天自己走的太潇洒,连独眼雷鞭的住所也没有问,现在又从何去找,难道要一间石屋一间石屋的去找,那不得累死啊。

江海脑袋一转,突然开口喊道

“独眼雷鞭”

这一嗓子可是蕴含着战神诀二重的浓厚斗气,声波被斗气增幅,顿时如滚滚炸雷一般,在几公里以内游转回荡,久久不绝。

如果那母女两还活着,被江海这么叫一嗓子,肯定会出来相见,但可惜的是,那母女两当天就被卡夫特给杀死了,所以,根本就没有人回应,也没有人走出石屋。

“独眼雷鞭”

江海又叫了一声。

“轰”

身边的石屋的厚重石门被蛮力的推开了,露出一颗硕大的头颅,一脸不满的对着江海吼道

“独眼雷鞭早就死了,你叫魂呢?”

江海从门缝里看见了一些不该看的东西,显然,这颗大头的主人对江海打扰了他的好事极为不满。

“我只想问问独眼雷鞭住在哪里,可以告诉我吗”

江海十分客气的问道,毕竟自己打扰了人家。

“知道,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神经病!”

大头男子满脸不屑的骂道,随即轰的一声,将石门狠狠的给阖上了。

江海的表情瞬间变冷,脚步猛踏地面,身体宛如离弦的箭一般对着石门爆射而去。

“轰”

一声巨响,石门被江海整个撞落倒飞,石门后的大头男子也被一起掀飞,轰的一声撞在了石床边缘,大头男子便被厚实的石门板压在下边,只留下一个苍白的头颅在外。

突来的变故吓得床上的(luo)体女人大声尖叫了起来,胸前一对白花花的凶器正颤巍巍的上下起伏摇摆不定。

江海可没心思欣赏这小屋里的春光,伸手一拂,一股金色气浪涌出,将散落在地上的兽皮制成的衣服吹起,落在女人身上,同时厉声说道

“再叫就杀了他!”

女人慌张的将衣服盖在自己身上,同时识相的闭上了嘴巴,一脸恐惧的看着江海。

见自己威慑起到了作用,江海不再理会床上的女人,一只脚踩在门板上,居高临下的望着大头男子道

“现在可以告诉我独眼雷鞭的住所在哪里了吧?”

大头男子早已被江海表现出来的实力吓破了胆,哪还敢顶嘴,唯唯诺诺的说

“独眼雷鞭死了,没人给他叫房贡,他的石屋,早被联盟收回去了”

江海这才想起这茬,男人都死了,那母女两上何处去弄条子,江海不禁有些愧疚,是自己的考虑不周,但其实当时江海身上也没有多少条子,除了自己每天的消耗,基本上没有什么剩余。

“那他的女人呢?”

听到江海这样一问,大头男子仿佛想起了什么一般,满脸惊骇的说

“你就是那天的那个男人!”

“那天你刚走没多久,她就被卡夫特杀死了”

男人随即又补充道。

“卡夫特!”

江海大吼一声,面脸怒容,浑身煞气萦绕,已然是愤怒到了极点,吓得门板下的大头男子,大气也不敢出一下,生怕江海迁怒于他。好在江海得到这个结果之后便不再理会他了,自顾的走出门去。

直到江海走远,大头男子才将身上的石板掀开,拍了拍灰尘爬了起来,身上竟然没有一丝的伤痕,真正威慑住大头男子的并非是江海轻松的撞开厚实的石板,而是江海轻飘飘踩在石板上的脚,当时大头男子用尽了全身力气,也没能撼动那看起来并不壮实的脚。

愤怒之后的江海一脸淡淡的哀伤,看来自己小瞧了卡夫特,既然他敢违背自己的意思,杀死自己公开的女宠,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他脑子秀逗了,二是他有足够的底牌,根本不畏惧江海的报复,显然卡夫特的脑子并没有秀逗,那么就只剩下第二种情况了。

“哎”

江海一声叹息,要是自己当初不多管闲事,也许那对母女最多被卡夫特蹂躏而已,因为自己的插手,受到极大羞辱的卡夫特要是不杀了她们才怪。

自己刚杀了联盟官员,现在又得知卡夫特的背景也不小,看来注定要麻烦不断了,江海不禁有些气结

“这贼老天真是不让人消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