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战神诀

身怀罕见的全系魔法免疫的战神之体,却因为对各系元素的抗性而无法修炼斗气魔法,...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一章 自毁容貌的雨之贤者
章节列表
第四十一章 自毁容貌的雨之贤者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哈弗曼尔帝联盟一石屋中。

“你醒了”

江海温柔的问道,伸手递过来一只石杯,里面装满了清水。

但沐颜宁静并没有接江海递过来的清水,而是直接扑进了江海的怀抱。

“呆子......”

沐颜宁静仿佛有千万的话想要对江海说,但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只是紧紧的抱着江海,仿佛要将自己融入江海的身体一般。

“腿还疼吗?”

“我的腿受伤了吗?”

沐颜宁静放开江海,在石屋狸走了一圈,却并未发现腿上有什么不适的感觉,只觉得右脚大腿的位置,有些凉飕飕的,低头一看,原来裂开了一个小口子,小口子切面很整齐,宛如被尖锐的东西刺破了一样,还有淡淡的血迹,她挽起裤腿查看,一腿的丰盈如玉,丝毫无损。

看着沐颜宁静疑惑的表情,江海知道,之前发生的事她都是处于失去意识的状态,根本不记得她捅了自己几十刀,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不会让她自责。

“嗯,不过已经被我的战神斗气修复了,连疤痕都没有留下呢?,好了不说这事了,现在我已经来到了哈弗曼尔帝联盟了”

简单的一句修复了,让沐颜宁静感动不已,看自己裤子上的划痕,也能知道自己当时伤成何样而江海竟然用自己的斗气给修复了,虽然沐颜宁静并不知道江海到底给自己输入了多少斗气,但绝对不会少。

“呆子,殇菱姐姐被金科特带走了,你怎么没有把她救回来”

听了沐颜宁静的话,江海的神情顿时变得有些黯然,幽幽的说道

“殇菱姐就在这哈弗曼尔帝联盟之中,我一定会把她救回来的”

“嗯,我相信你”

沐颜宁静见江海神情忧伤,便踮起脚用双手捧着江海的脸,将自己的额头抵着江海的额头,一字一顿的说。

此时江海与沐颜宁静四目相对,沐颜宁静吐气如兰般的话语,让江海整个意识都模糊了一下,这般近的距离,沐颜宁静的那双大眼睛似乎变得更加有魔力,让江海深陷其中,竟然有种不能自拔的感觉。

被江海凝视,沐颜宁静的脸突然有些发烫,但她从来都不是会先认输的主,依然是大睁着美丽的眼睛与江海对视。

闻着着那属于少女特有的体香,看着沐颜宁静娇艳欲滴的红唇,江海沉醉了,整个身体仿佛都失去了控制一般,自己的嘴竟然慢慢的向沐颜宁静的红唇吻去......

......

联盟十日的新人保护期过后,沐颜宁静被留在了阿格隆的居所,而花殇菱便被金科特带走,金科特可没有阿格隆那般有耐心,对垂涎已久的绝色美人自然是欲火难耐,居然在回去的路上便动了邪念。可正当他准备下手时才发现,这素衣女子并非是像其他暗界的女人一样在男人面前毫无反抗之力,竟然有着一套速度极快的奇异步法,而当金科特追击素衣女子的时候,竟然有一种陷入了泥沼之中的感觉,宛如暗界里的空气变成了粘稠的泥浆一样,虽然并不明显,但却将金科特的速度降低了些许,就是这些许的速度差异,结果就被素以女子在自己身上拿走了数根救赎之矿,还从容而退。现在每当金科特想起这事都会郁闷无比,身为联盟治安队执法统领,竟然让一个女人在自己手上跑掉,无疑是有损面子的事,所以这件事情,除了他金科特知道,便只有熟知详情的阿格隆知道了,本来他连阿格隆也打算瞒着,但他知道那是决计不可能的事,只好开诚布公的告诉了阿格隆。

而花殇菱知道金科特是执法队统领,如果继续留在威蒙帕洛奇联盟难保不会被金科特找上门来,所以便一口气逃到了紧挨着威蒙帕洛奇联盟的哈弗曼尔帝联盟。

作为十大贤者之一的花殇菱自然不会去做别人的女宠,而她在金科特那里抢来的救赎之矿也并没有多少,为了生存下去,花殇菱毅然的选择了加入角逐场。

一般来说,只要成为血斗士便自然的拥有了该角逐场所在联盟的成员身份,当然如果不是交了足够条子的自由血斗士,而是主从血斗士,那么你所拥有的身份便是属于角逐场的。

但每个接待她的角逐场主一看到她的绝世容貌,哪还愿意让她做血斗士,而且他们也不相信一个女人还可以战斗,纷纷让她做女宠。直到她跑了五个包括二级三级角逐场之后,竟然都得到的是相同的待遇之后,花殇菱很是从容的干了一件任何女人不会也不敢干的事——自毁容貌!

当第五个角逐场主说出同样的话后,花殇菱很是淡然的举起了修长的右手,用自己近半寸长的指甲,在自己那美到让人心颤的右脸颊上划了三道深深的口子。

当花殇菱的指甲深深的刺进自己的脸蛋之中的时候,那个角逐场主的脸都绿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美到可以让日月无光的女人,竟然舍得将自己的容貌给毁了,花殇菱那三下划得干净利落,他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既然事已成定局,那角逐场看待毁容之后的花殇菱除了惋惜之外便是无比的淡漠,宛如对待别的想要加入血斗士的人一样。

碍事的绝美容貌已经被花殇菱自行毁去,但这并不代表着她可以成为血斗士,毕竟在暗界之中女人基本上是毫无力量可言的,但在花殇菱展示出好不弱与英雄五级的速度之后,那位二级角逐场主便勉强的接受了她的加入,但却提出了要在花殇菱脸上烙上一个他们角逐场的烙印,其实这根本就是毫无道理的要求,兴许只是那位二级角逐场主对花殇菱亲手毁去了那颠倒众生的容貌的惩罚。不过对于自己亲手毁了自己容貌的花殇菱来说,那根本不算什么,当那位角逐场主提出要求的时候,她只说了三个字

“你随意”

于是暗界的角逐场上第一次出现了女人,而且是一个左脸用烙铁烙了一只沙漠蛇蝎图案,右脸被利器划了三道长口子的丑陋女人!

......

“想占姐姐便宜,门儿都没有”

就在江海的嘴即将靠上,或许已经靠上沐颜宁静的朱唇的时候,沐颜宁静突然推开已经“意识模糊”的江海调侃的说道。

江海不禁为之气结,好歹也被沐颜宁静强亲过两回了,自己都没说被她占便宜的话,但看到沐颜宁静似乎恢复了昔日的风采,江海心里还是开心不已,于是装模作样的说

“那个,好像你已经强行亲了我两回吧”

“啊,有吗?”

沐颜宁静故作惊讶。

“你嘴都贴到我嘴上了你说有没有!”

江海翻了个白眼说道。

“哦,那个只是姐姐我在你嘴上留个记号,并不算亲”

“......”

......

这次来到哈弗曼尔帝联盟,江海便做好了常住的打算,也没有什么需要购买的东西,毕竟在这暗界里,基本上是属于有钱没处花,连点蔬菜水果都没有,唯一的食物便是各种肉类,至于家具什么的,那就更简单了,江海只需要出去购买几块大石头,再利用锋利无比的次元神风雕琢,想弄出什么形状都成。

说动就动,江海外出溜达了一转,粗略的摸索了下联盟的各种势力分布,很快便找到一家石材销售商。

江海来到一块半丈见方,一米多高的大石块前,用手拍了拍,感觉硬度还不错,便开口问道

“老板,这块石材怎么卖”

“包送二十,不包送十五”

老板见生意上门,却并没有表现出一个商人应有的热情,而是不咸不淡的说道。

不过江海已经见惯了暗界里的人的形事风格,也不在意,只是觉得一块石材,居然要二十根条子,这也贵的有些过分了,而且运送费也高的离谱。

“那个我住的地方离这里很近,就在前面的拐角”

“那也一样,送到哪里都是五根条子,只要是包送,哪怕是只从店里抬到门口,你也得给五根条子运费”

江海顿时无语,这算哪门子规矩,不过这其实很好理解,暗界里没有马车等专门的运输工具,只有靠人力搬运货物,而且像石材这样的巨大笨重的东西,也非是一般人能搬得动的,至少也得有个英雄三级以上的实力才勉强能搬动,为此,石材商门不得不请专门的搬运人员,不管你是搬一米,还是搬一千米,反正你花了别人功夫,那肯定得花钱的。

“这样的石块,给我来三块,不包运”

江海指了指开始拍过的石材,也懒得多说,自己又不是没有力气,何必多花那么多冤枉钱。

听了江海的要求,老板饶有兴趣的上下打量了一下江海,似乎在为江海如何搬动这三块重达万斤的巨石而好奇,毕竟从表面上来看,江海这种实力的人,能搬动一块就不错了。

很快,店里来了一个块头极大的粗壮男人,用了十几分钟才嘿嘿呀呀的将一块石材重到另一块石头上,江海也不去帮忙,只是冷眼旁观,直到江海等得都不耐烦了才将三块石材重在一起,然后便一P股坐在旁边的石材上,满头大汗的喘着粗气,看来这活儿他干的并不轻松。江海不禁为老板的小气不齿,果然暗界里的人都是完全的利益主义者,刚才那个大汉明显才勉强达到英雄三级实力,如果是个英雄三级巅峰或者英雄四级以上实力的人来做,几乎就是抬手便能完成的事,但那样老板就要付出几倍,甚至十倍的报酬了。

江海随手从空间符文里抖出四十五根条子,扔给小气的老板,然后轻描淡写的将三块巨大的石材搬起,漫步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