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战神诀

身怀罕见的全系魔法免疫的战神之体,却因为对各系元素的抗性而无法修炼斗气魔法,...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二章 银面妖姬
章节列表
第四十二章 银面妖姬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当沐颜宁静看到江海牛逼哄哄的举着三块巨大无比的石块回来,不禁暗自咂舌“这呆子果然是个野蛮人啊......”

“轰”

江海随手将三块石材扔在地上,顿时发出巨大的轰鸣,溅起漫天尘土。

“看看需要什么东西,我来做”

江海拍了拍手说。

“怎么,你打算用这些来做家具吗?”

沐颜宁静有些不信的问道。

江海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指尖黒芒喷吐,轻轻的在石材边角划了几下,顿时切下来一块一尺见方一寸来高的石块,然后便是飞起无数细小的黑色月牙状,在石板上下舞动了片刻,一只由石头打磨而成的盘子就做成了,看那光滑的盘面,宛如被细致打磨过一般,不得不说,江海现在对次元神风的控制,已经达到了一个微妙的程度。

“行啊,呆子”

沐颜宁静拿起江海做的盘子,上下翻看摸索,除了材质以外,基本上与圣辉大陆的盘子一摸一样,不由赞道。

得到沐颜宁静的称赞,江海干劲十足,手起刀落,一阵阵黒芒在刚刚用过的石材上上下翻飞,削下片片石皮,不大一会儿,又是一张由四根石腿子撑着的桌子出炉。江海继续忙活,用了小半天的功夫,终于是将可能用到的没可能用到的都做了个遍,这才意犹未尽的收回次元神风,看着满屋子的有用的没用的石器,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

沐颜宁静掠起袖子,轻轻的在江海额头揩了揩,为江海拭去头上的汗水,动作温柔专注,宛如对待丈夫的乖巧小媳妇儿。

沐颜宁静的脸蛋突然变的通红一片,然后便是整个身体都陷入了一片淡淡的红色雾气之中,而江海,也一样。

江海从空间符文里拿出一把救赎之矿自己留了吞下一根,其余的给了沐颜宁静,以备不时之需。

服下救赎之矿之后,两人的身体瞬间便恢复了原来颜色,不得不说这暗界里的血月降临与救赎之矿都是神奇无比,江海对暗界的创造人感到十分的好奇,肯定是一位堪比赏金王的盖世强者。

“宁静,我们去角逐场吧”

“找到殇菱姐的角逐场了?”

“嗯”

“呆子,你一定要答应我,没有十分的把握,绝对不可以贸然动手!”

沐颜宁静对江海的性格何其了解,江海就是一热血青年,遇事讲横不讲理,先打给打了一针预防针。

“我答应你!”

江海随口答道。

“那你为什么不看我的脸!”

.......

众所周知,血月之后便是血斗的开始,此时的特蓝帝角逐场已经是人山人海了,巨大的角逐台,成千上万的看台都章示着,这并非是一般的三级角逐场,而是货真价实的二级角逐场,而且是在整个哈弗曼尔帝联盟排名都靠前的角逐场,这里有更多更悍的血斗士,光是工作人员都有好十几位,但这并不是它人气暴涨的关键,关键的是,它是整个联盟,甚至整个暗界狸唯一拥有一名女性血斗士的角逐场!

“前五排看台,十根条子一位,五排到十排,五根条子一位,十排以后两根条子一位,请问你要那种位号”

负责售位号的角逐场工作人员对江海说道。

“前五排的看台”

江海想也不想的说道,立刻就要拿条子出来。

“不用,给我们两个十排以后的位号就可以了”

沐颜宁静出声阻止准备位号的工作人员道。

但工作人员并未搭理沐颜宁静,依然是取了两个前五排看台的位号递了过来,在他眼里,女人说的话,基本上没有任何作用,因为在暗界里,一个男人如果是按女人的意思做事,那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敢管男人的事,肯定是荒野上抓来的女宠!”接待人员心里想到,正打算看男人怎么收拾这个不知趣的女人,毕竟她刚才替男人做主,已经是违背了暗界里的基本生存准则,像这种不懂规矩的女宠,种是要碰机会钉子,被男人狠狠的教训之后,就乖了,知道什么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不过让工作人员大跌眼镜的是,男人并没有收拾女人,甚至连点生气的表情都没有,而是很认真的问女人为什么要后边的看台。

沐颜宁静没有说话,只是不着痕迹的摇了摇头,江海顿时明白了沐颜宁静的意思,犹豫了半天,终于一咬牙让工作人员拿了两个十排以后的位号。

江海的行为让工作人员很是纳闷,直到江海与沐颜宁静离开很久,才自言自语道

“难道是哪位大人物的女宠......幸好他们没要前五排的位号,那里的位号早就卖光了,要是他们非要要的话,那就麻烦了”

江海对待沐颜宁静的态度,俨然已经让工作人员将沐颜宁静当做了联盟某位大人物的女宠,被手下的人带来观看血斗。

一声脆响,宣示着本次血斗的开始。

血斗主持人很快宣读完血斗的顺序名单,但是并没有花殇菱的名字,但江海知道,大部分的血斗士都是用的称号,所以很快便将目标锁定到了一位叫银面妖姬的血斗士身上,其实这很好猜测,毕竟男性血斗士基本上不可能用妖姬作为称号。

银面妖姬的血斗被排在第八场,为什么这么安排,角逐场是讲究技巧的,一般的观众在前几场的时候,情绪是最高的,不需要调动观众的激情,而到了五场之后观众的激情便有所降低,这时候就要下点猛料,而几大联盟中唯一的女性血斗士便是最好的噱头。

江海由于心系殇菱姐,所以前七场的血斗几乎没怎么关注,只记得第五场时出场了一位叫阿斯旺的血斗士,为什么江海会特别注意到阿斯旺,第一个原因是他与圣辉大陆五天麒的第二近卫军团团长的名字一样,第二个原因便是因为他强横的实力,至少是英雄五级中阶,比平常状态下的江海都要强上不少,从那时候开始,江海就陷入了沉思之中。

突然,人群突然骚动起来,观众的情绪变得高涨无比,呐喊声比之前强了至少一倍,江海也被震耳的嘶吼声中拉回思绪,他知道,殇菱姐要上场了。

江海目光死死的盯着血斗士出场的位置,神情紧张严肃。

终于在众人的呐喊中,一道修长消瘦的身影移步而来,慢慢的出现在角逐台上,来人肌肤如玉石般晶莹剔透,在银色的月光下散发着诱人的味道,身上只有两条兽皮做衣物,一条勉强裹住胸前的傲人双峰,一条遮盖住下身的要害位置,脸上则是一张不知道何种材质的银色面具。

江海终于知道为什么特蓝帝的人气为什么这么旺了,不仅仅是为了看唯一的女血斗士,而是......江海看着周围那些吞着口水的猥亵目光,心中突然涌起一股无名之火,恨不得立刻召唤出黑月来个大开杀戒!

“呆子,不要!”

沐颜宁静感受到江海情绪的变化,赶紧伸出双手抱住旁边快要暴走的江海,眼里晶莹闪耀,不断的摇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