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战神诀

身怀罕见的全系魔法免疫的战神之体,却因为对各系元素的抗性而无法修炼斗气魔法,...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三章 打得你生活不能自理
章节列表
第四十三章 打得你生活不能自理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安抚下即将爆发的江海,沐颜宁静已经是香汗淋漓,气喘吁吁了,两只柔若无骨的小手都快要被海捏碎,但却依然宛若感觉不到疼痛般的微笑着安慰江海。

“下面便是暗界里唯一一位女性血斗士—银面妖姬与本角逐场号称雷神的血斗士的血斗,大家尽请期待吧,尖叫吧,呐喊吧!”

血斗主持人适时的带动观众的气氛,果然经他这么一说,整个看台都暴动了,呼喊声愈发激励,到处都是扔条子的声音,看来这次血斗不仅卖位号会大赚,连赌注也将会达到一个空前的高度。

“银面妖姬,银面妖姬!”

观众们一遍一遍的呼喊着银面妖姬的名字,状若癫狂。

当江海得知殇菱的对手竟然是第五场号称雷神的阿斯旺时,本来就不稳定的情绪再次发生了波动,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阿斯旺可是英雄五级强者,殇菱姐失去全部魔力,怎可能打得过他!绝对是角逐场故意的!”

江海手上的力量不由得再次加大了几分,沐颜宁静甚至仿佛听到了自己骨头碎裂的声音,两只手宛如快要被铁钳子夹断一般,但她的表情却没有任何不自然。

“呆子,你这样不但救不了殇菱姐,还会把我们也陷进去的!”

沐颜宁静声音有些冰冷。

江海如梦惊醒,现在不是义气用事的时候,如果他敢贸然到角逐场上抢人,绝对会招来角逐场的疯狂攻击,一个能在联盟立足的二级角逐场,绝对不会缺乏高阶武力,江海救不到人不说,还会连累到沐颜宁静。

见江海似乎稳定下来了,沐颜宁静轻声说

“既然角逐场已经将殇菱姐作为招揽生意的噱头,应该不会让殇菱姐发生意外的,他们的血斗最多只是作秀而已,否则失去魔力的殇菱姐早就死在血斗中了”

其实这么简单的道理江海也懂,毕竟全暗界里能上角逐场的女人就只有一个,并不是想江海这种实力不错一抓一大把的血斗士,应该不会像江海那样让其战死在角逐场上,但毕竟关系到了殇菱姐的安危,江海的脑袋早就浆糊一片了,哪里还能想到这些,如今听到沐颜宁静如此说来,才惊出一声冷汗,幸好刚才没有真的动手,否则自己难逃一死不说,连刚救出来的沐颜宁静也会跟着自己遭殃。

“对不起!对不起”

江海不断的道着歉,这才注意到沐颜宁静的手已经被自己捏的红肿的不堪了,赶紧将战神斗气输进沐颜宁静的手里,帮助修复受损的组织。当江海的斗气流过沐颜宁静的手指骨的时候,江海眼睛红了,沐颜宁静十根手指有七根手指骨被自己捏出了裂纹,而沐颜宁静至始至终都没有叫一声!虽然这点伤势,在江海的战神斗气下很快就能被修复如初,但那时候沐颜宁静一定痛吧......

“静......对不起......”江海想要说什么,却有些哽咽难以开口,感觉好像有一把刀插在自己胸口一般,难受欲死。

沐颜宁静只是淡然一笑,表示自己没事,那种神情,无论怎么看,都是开心并幸福着.....

而场上的血斗已经开始。

阿斯旺表情淡漠,抬手一招,一道半寸粗的雷电便从天而降,劈向银面妖姬的头颅,银面妖姬反应极快,脚步微动,便轻松让过了临空扑下的闪雷,自己身体距离雷电落下的地方,不过半尺而已。江海立刻便看出了些许端倪,这可是一种步法,不依靠斗气魔力,便能使其敏捷度倍增,当然,强大的感知力也是不可缺少的,看到这里,江海心里稍定,看来暗界的法则仅仅是禁锢了殇菱姐的魔力而已,殇菱姐还有着其他不少的底牌。

银面妖姬从容闪过自己的雷电,阿斯旺并未感到惊讶,毕竟刚才那一击只是个开胃菜而已,如果那样就干掉了银面妖姬,那么她也就根本得不到银面妖姬这个称号,而现在才是真正的战斗开始!

阿斯旺嘴里开始吟唱咒语,声音很低,几乎算作默念,但凭口型花殇菱也能判断出他要所要释放的魔法是雷电之舞,她那个雨之贤者的名头,可不是白来的。

随着阿斯旺的吟唱,一团团银色电弧自空中闪现,初始的时候还很微小,细如发丝,片刻之后便猛然变大到半寸粗细,密密麻麻的自花殇菱头顶劈下。

花殇菱脚步不停移动,躲避着头顶的雷电,起初还很从容,但越到后来雷电就越发密集,花殇菱也有些吃力了,花殇菱心里一狠,竟然硬抗了几道雷电,快速移动到了阿斯旺的身侧,毕竟与魔法师交战,如果不拉近距离,那无疑于是在找死,作为顶级强者的她比谁都更清楚。

阿斯旺见花殇菱竟然以被雷电劈得代价来拉近自己的距离,不由心底冷笑,如果只凭拉近距离就能打败他,他雷神的名头也不用要了。

就在花殇菱冲到离阿斯旺只有三米距离的时候,阿斯旺突然单手抓向虚空,一道银色匹链凭空出现,狠狠的抽向急速扑来的花殇菱,饶是花殇菱踏着大成的流云穿雨步也不急躲闪,顿时被阿斯旺手中的闪电链给抽中,倒飞了出去。

“哼,不让我杀死你,那就狠狠的蹂躏你一番”阿斯旺嘴角冷意更甚,对于嗜血好杀的他来说,让他动手不出人命,简直是让他拳打空气一般难受,但即使身为自由血斗士的他也不敢私自违背角逐场的命令,于是便把一腔怒火发泄在了花殇菱身上。

花殇菱身体刚刚落地,阿斯旺手中的雷电鞭子便又从空中劈了下来,看的江海目裂,那雷电鞭子落点竟然是殇菱姐的胸部!

但阿斯旺的电鞭并未如愿以偿的抽掉银面妖姬的胸衣,而是被银面妖姬的手臂挡住,立时,银面妖姬的藕臂便被抽的焦黑一片,雪白的小腹处也有长长的一条黑色焦痕。

“阿斯旺,我记住你了!”

江海双拳紧握,目露凶光已然是将阿斯旺列在了必杀的名单之上。

阿斯旺并不着急,不紧不慢的一鞭一鞭的抽向花殇菱,但却并未再命中,毕竟刚才因为事发突然,花殇菱始料未及才被抽中,现在有了防备,自然不那么容易再被抽中了,脚下踏着诡异流畅的步法,一边躲避阿斯旺的闪电鞭子,一边寻找反击的机会。但阿斯旺谨慎无比,根本不给花殇菱近身的机会,作为一个魔法师,远战自然是强项,而拥有闪电鞭护身的阿斯旺,近可守,远可攻,几乎找不到任何弱点。

“殇菱姐打不过他”

沐颜宁静看到花殇菱落入下风,不由得担忧起来。

“未必,殇菱姐虽然被阿斯旺逼的不断躲避,险死还生,但花殇菱的动作却依然流畅自然,没有丝毫忙于应付的感觉,我打赌殇菱姐一定有什么底牌没有用”

现在的江海已经强行压制住了满腔怒火,仔细的关注着场上两人的战斗,很快便看出来些端疑,花殇菱左右闪避,所踩位置及其有规律,宛如在地上画着什么。

“可是殇菱姐姐没有魔力啊,根本无法发动攻击,又不能近身,怎么打得过阿斯旺”

沐颜宁静的话刚说完,便看见一道水蓝色魔法阵在阿斯旺脚底形成,水蓝色的魔法阵散发出柔和的光芒,而陷入魔法阵中的阿斯旺的行动明显变得迟钝起来,江海立时明白,这是一个迟缓类的水系魔法,花殇菱魔力被禁锢,根本不可能释放出魔法,但却可以画出魔法阵,如果江海没有猜错的话,花殇菱一共画了两个魔法阵,一个魔法阵用来凝聚水元素,一个魔法阵用来施放这个迟缓类的水系魔法。

陷入迟缓的阿斯旺自然速度大减,再也跟不上花殇菱的节奏,花殇菱只是几个脚步连踩,便诡异的出现在阿斯旺身侧,阿斯旺想要挥鞭阻挡,但奈何速度相差太大,顿时被花殇菱的小拳头给轰中脑袋。

花殇菱虽然是水系魔法师,但好歹也是英雄八级巅峰的存在,身体力量也是强的可以,虽然没有江海的那么变态,但完完全全受了她全力一击的阿斯旺决计抵挡不了,一个英雄五级的魔法师,身体最多也就能勉强达到英雄二级的程度,顿时被花殇菱轰飞了出去,落地时已是满眼金星直冒,分不清东南西百了。

花殇菱得理不饶人,欺身而上,充满力量的拳头不断的落在倒地不起的阿斯旺身上,一时间整个角逐台上只剩下拳头打在肉上的声音,观众们都被花殇菱的暴力给惊呆了,毕竟看花殇菱的比赛也不是一两次了,像这么暴力的痛击对手还是第一次见。

也怪阿斯旺倒霉,竟然敢向花殇菱的胸部下手,任何女人都不会容忍,何况是曾经的雨之贤者,更加是下手贼狠,看架势,打个生活不能自理都算是轻的。只可惜又暴露了一样底牌,下次血斗的时候,胜率只怕会更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