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战神诀

身怀罕见的全系魔法免疫的战神之体,却因为对各系元素的抗性而无法修炼斗气魔法,...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四章 你认错人了
章节列表
第四十四章 你认错人了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由于是被角逐场当作噱头使用,花殇菱每天只需要参加一次血斗,看起来是很好的条件,其实不然,因为如果按照正常规则,每一位血斗士每天需要参加十场血斗,只要每次都赢,花殇菱只需要十天便能成为自由血斗士,那样就不再受主从血斗士的规则束缚,甚至可以转去别的角逐场,所以特蓝帝角逐场每天只给她一场比赛,这样一来,花殇菱最快也得一百天才能成为自由血斗士,当然,角逐场有的是方法不让花殇菱成为自由血斗士,但能不破坏规则便能维护自己的利益,他们又何乐而不为呢。

花殇菱的一阵猛拳下去,揍得的阿斯旺不成人形,虽然没有性命之忧,两个月之内是别想下床了,但毕竟没有取他性命,实际上,花殇菱对于对手,从来都是分出胜负就停手了,从不轻易取人性命,像阿斯旺这样的对手,如果不是挑衅了花殇菱女人的尊严,她也不会下如此重的手。

工作人员手忙脚乱的将被揍成猪头,浑身多处骨折的阿斯旺抬了下去,当然不会当做食物处理,毕竟称号雷神的阿斯旺对于角逐场来说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花殇菱一共中了阿斯旺的一道闪电加两电鞭,洁白如玉的肌肤上留下了两道焦痕,但花殇菱连眼睛眨都没眨一下便淡然离场,孤傲修长的背影,宛如一首凄婉的歌,给血腥残酷的角逐场上留下了一道永不褪色的风景......

剩下的比赛江海已经没有看下去的心情,花殇菱下台后,江海便急冲冲的拉着沐颜宁静向血斗士退场处奔去。

“伟大的水元素,请听从我的召唤,用你的温柔化去一切的伤痛——治愈术”

此时的花殇菱正坐角逐场后的休息大厅,一位年老的水系魔法师正在施展治愈术,为花殇菱治疗,但花殇菱此次受伤与以往不同,被雷鞭击中的两处肌肉部分被电成焦炭,普通的水系魔法,根本不可能让其恢复原来的光泽。

“这个阿斯旺,竟然把你的身体弄坏,要不是被你打成重伤,少不了被场主责罚”

老魔法师看着自己的治愈术,效果并不是怎么明显,语气有些恼怒的说道。

银面妖姬只是无所谓的笑笑,并没有说什么。

“殇菱姐”

看到花殇菱腹部与手臂上的焦黑伤痕,江海一阵心痛,语气哀伤的在花殇菱被后叫道。

听到有人叫自己,花殇菱的身体明显的颤抖了一下,但却并没有回头,也没有回答。

“殇菱姐”

江海又叫了一声。

“你找错人了”

一个冰冷并沙哑的声音从银色面具下传来。

好不容易找到了殇菱姐,却没想到遇到这种情形,江海顿时急了,伸手从后面抓住了花殇菱受伤的那只手臂。花殇菱哪里被男人碰过,顿时便想挣脱,但只微微挣扎了一下,却不再有所动作。

“如果你再这样,我就叫角逐场护卫了”

仿佛为了应正花殇菱的话一般,噌噌便不知道从哪里出来两位大汉,身上盘根错节的肌肉显示出了他们巨大的力量,站在不远处,恶狠狠的盯着江海,只要花殇菱叫一声,就会马上扑上来一般。

“殇菱姐,我是江海啊”

“我说过,你认错人了,护卫,请将这位观众送走”

银面妖姬说完便从江海手中抽出手臂,不再搭理江海。

江海不知道为什么殇菱姐会这样对他,但却不得不放手,虽然他并不怕那两个看似强壮的护卫,但在角逐场动手,无疑是个愚蠢的选择。

“殇菱姐,我会再来的”

江海悻悻的说。

“当然欢迎”

花殇菱毫无语气波动的回答道,宛如对待一般的观众一样。

江海留恋的在花殇菱的银色面具上看了一眼,忍着内心的酸楚,牵着沐颜宁静的手,转身而去。

江海牵着沐颜宁静离开以后,突然变的有些暴躁。

“别弄了!”

花殇菱粗暴的打断正在不断给她释放治愈术的老魔法师,老魔法师眼里充满了惊讶,要是以前,有男人敢碰到银面妖姬的身体,必然是招致银面妖姬粗暴的攻击,但今天来的这个男人,却受到了其他任何男人都没有的待遇,碰触到银面妖姬的手,银面妖姬却只和气的叫了护卫,要知道以前这种事她都是亲自动手,一巴掌扇过去,也不管男人地位高低,从来不会叫护卫,老魔法师立时明白,银面妖姬与那个白头男子必然有着什么关系。

“你的手......”

老魔法师突然指着花殇菱的手,惊讶的合不拢嘴。

花殇菱看了看自己的手臂,原来受伤的地方,已经恢复了昔日的光洁,宛如从未受过伤一般,小腹处的焦痕也消失不见。花殇菱很快明白过来,江海接触她的时候,用自己的战神斗气将自己的伤势修复了,只不过那时候思想有些混乱,没有注意到而已。

花殇菱心里涌起小小的感动,感动中却又带着些许失落。

“我的天呐,刚才的那个男人,难道是一位强大的水系或者光系魔法师”

老魔法师有些感叹的说道,同时心里涌起淡淡的自卑,自己都快要六十岁了,却连大治愈术也释放不出来,而那位银发男子,却不动声色的将自己难以对付的灼伤给轻易治好了。

花殇菱可没有兴趣给老魔法师解释什么,而是闭目修炼起来。

......

两人走在茫茫苍灰的沙地上,心情都有些沉重,灰暗的空气,宛如粘稠的血液,将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静,你说,殇菱姐为什么不认我们”

江海终于打破了长久的沉闷。

“兴许,是不愿意拖累你吧”

“我倒觉得她是放不下那份属于她的骄傲,属于雨之贤者的骄傲,不管怎么样,我不会让她再继续下去的”

江海坚定的说。

“兄弟留步”

有人叫住了江海。

“有事?”

江海心里烦闷,本来不打算理睬,但看到来人身上那套熟悉的铠甲,还是停了下来,那是一套和金科特所穿相同的铠甲,应该是哈弗曼尔帝的执法统领,刚逃到哈弗曼尔帝联盟的江海可不想惹什么麻烦。

“嘿嘿,在下联盟执法队统领龙泉,有事想和兄弟商量”

龙泉说完,便将嘴凑到江海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本来还有些防备的江海听了龙泉的话,顿时笑了起来

“呵呵,暂时还不想换,那个,等我想换了再来找你吧”

“兄弟,说好了,想换了一定要找我”

“一定一定”

龙泉再三叮嘱之后便走了,江海到觉得这人挺有趣,为人也很随和,不像金科特那样仗着自己联盟身份胡作非为,其实江海不知道,龙泉这么客气的原因并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他说的什么啊”

沐颜宁静看江海突然一扫沉闷满脸都堆着YD的笑容,嘟着嘴问道。

“这个,不是你们女人应该管的”

江海假装严肃,但脸上的笑意却出卖了他。

“你不说是不是”

沐颜宁静说完便使出绝招纤指掐肉,两根手指叼着江海腰间嫩肉,用力拧了起来。

江海身体何其强大,沐颜宁静不过是给他挠挠痒而已,但为了配合沐颜宁静还是装着疼痛难忍的样子,求饶道。

“你真要知道”

“说!”

沐颜宁静凶神恶煞的说道。

“好,我说,他说......他说让我把女宠和他换换,哈哈!”

江海说完便挣脱沐颜宁静的利爪,逃之夭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