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战神诀

身怀罕见的全系魔法免疫的战神之体,却因为对各系元素的抗性而无法修炼斗气魔法,...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五章 我可以保护你
章节列表
第六十五章 我可以保护你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看到这道熟悉的身影,巨大的欣喜顿时充满了花殇菱的心里,没想到他竟然能在那种程度的爆炸中存活下来。

“殇菱姐,你哭了......”

江海慢慢的走到花殇菱的身前,仔细的看着那张被银色面具所覆盖的脸,伸出手来,想要为花殇菱拂去眼角的那丝晶莹,可惜在厚厚的面具阻隔下,江海并没能做到。

看到江海完好的站在自己的面前,花殇菱内心的那股失落之感也是渐渐淡去,随即,一如既往的冰冷再次浮现在那银色面具之下。

“我说过,你认错人了.......”

“不会错”

江海无比肯定的说道。

“哦?你为什么那么肯定?”

“因为,我记得你身上的香味......”

听到江海说记得自己的香味,饶是心境修为已经极其强大的花殇菱也出现了短暂的失神,自己身上确实有着一种味道,只不过一般人根本闻不出来,事实上就算那些嗅觉极其灵敏之人都是难以闻出,因为那种味道,便是那殇菱花的香味,至于这种香味,除了自己以外,就只有在自己出生的时自己的父母在自己的身上闻到过,而且在自己满月之后,就是连她的父母也不能再闻到!

传闻殇菱花沐雨而生,遇日则谢,一生不过数日光影,最短的时间甚至不过数息,在花开之前无迹可寻,在花谢之后依然无迹可寻,就像天空落下的雨滴,淋漓尽致之后,便会流入地心深处,再也不可找寻。但就是这样一种短命的花,却有着它独特的地方,那便是它只要遇雨花开,只要雨不停日不出,就不会凋谢,其实体甚至能承受英雄九级强者的能量轰击而不碎!

传闻,当殇菱花开的时候,会弥漫出一种奇异的香味,这种香味世间能嗅到的人万中无一,而且只有男人才可以闻到,一旦有人闻到殇菱花的香味,那么开着的殇菱花便会化为一绝色女子,与此人共度余生......

不知道为什么,花殇菱在出生的时候,就是伴随着浓郁的殇菱花香,不仅他的父亲闻到了殇菱花的香味,甚至连她的母亲也闻到了,所以她的母亲才为她取名为花殇菱。

“他竟然能闻到我身上的香味”花殇菱显然也是知道那个关于殇菱花的传说,脸上竟然浮现出了淡淡红晕,幸好有面具遮挡,否则可就糗大了,从她成为十大贤者的那一天起,她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绪波动。

“殇菱姐”

江海将花殇菱从失神中唤醒。

“好好照顾沐颜宁静吧,我自己可以照顾自己”

花殇菱收起心底的那股异样之情,语气有些悠然的说道,既然江海可以闻到自己身上殇菱花的香味,再一位的不承认,也是没有任何用处。

“殇菱姐,我已经长大了,我可以保护你”

江海当然知道殇菱姐的用意,双目中含着坚定的说道。

看着江海那坚定的面庞,一股更加强烈的悸动在花殇菱心底涌起,确实,那个曾经的小孩已然长成了这般模样,已经是一个男人了呢,江海不光是人长大了,实力也是在短时间里突飞猛进,再也不是那个只能躲在殇菱姐身后才能得到生存资格的江海了。

“我会保护你”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花殇菱竟然有些醉了,这种话,在遇到江海以前从来没有第二个人对她说过,毕竟,有着十大贤者身份的她,根本不需要任何人保护,可是当她从江海口中听到那句我会保护你的话之后,竟然涌起了无尽的安全感,虽然她知道,站在她面前的这个还依然有些稚嫩的大男孩,实力还不到英雄六级,但她就是相信他,相信他可以保护她,就像,江海的话,具有某种奇异的魔力一样。

“可是......”

花殇菱心里涌起一阵后悔,当初为了能加入角逐场自毁了容貌,她现在的样子,还能在与江海相见吗。

“因为姐姐和妈妈一样漂亮......”

花殇菱心里一紧,曾经那天真童稚的话语,现在想起来却有些刺痛,如果是在圣辉大陆,以她英雄八级极限的实力,想要恢复容貌并非难事,可是......

“有相同气味的女人,太多了,对不起,你真的认错人了”花殇菱用尽量的平淡的语气说道。

说完花殇菱便自顾的向角逐台走去,她的血斗要开始了。

众人随着慢慢走向角逐台花殇菱身后发现了安然无恙的江海!顿时一阵阵唏嘘的声音从看台上响起。

“他,他居然还活着!”

以为观众指着那呆立原地的江海惊讶的喊道。

“难道刚才的爆炸是他引起的么?”

“没想到他身上出了防御性器物,竟然还有攻击型器物,难道是哪位大人物的儿子”

江海的闪烁气爆威力太强了,而且攻击范围竟然达到了恐怖的二十米,就算是英雄六级强者施展人级斗技,也就这个程度了,所以众人看到江海竟然安然无恙的站在那里,顿时以为江海是使用了什么攻击型器物,毕竟,以他英雄五级实力,根本不可能有那么强的攻击力。江海也不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自顾的走到属于血斗士的看台,观看起花殇菱的比赛来。却没有发现那道极其隐晦的撇向自己的目光。

“还真没看出来,这小子竟然有这般能耐”

特蓝雷自语道,他自然知道刚才的爆炸并非是来自于攻击型器物,那是纯正的斗气爆炸,如果不是自爆,那么就是斗技,斗技!一想到这里,特蓝雷的瞳孔瞬间紧缩,如此威力的斗技,那岂不是圣级秘籍!

“不错,那阿斯旺输的不冤!”

特蓝雷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看来他特许江海进入特蓝帝还真是干了件好事。

不知道为什么,平日里攻击犀利多变的银面妖姬今天的发挥有些失常,经常犯一些低级错误,以至于很快便被对手搞得狼狈不堪。

一丝殷红的鲜血至银面妖姬嘴角溢出,但她并不在意,也没有去擦拭,而是有些失神的望着对手,而她的对手见她竟然敢在战斗中失神,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一抹冷笑挂上嘴角,出脚却是毫不迟疑。

“碰!”

一只力量十足的脚踢中了花殇菱,发出一声闷响。

被对手一脚踢中小腹,花殇菱的身体顿时便弓成了一只虾米,大股的鲜血从银色面具下滑落。

“怎么可能”

那在江海眼里十分缓慢的一脚花殇菱竟然没能躲过,江海完全不能理解,连阿斯旺的雷电之舞殇菱姐都可以避开去,为什么会被一个实力才英雄四级高阶的人踢中。

“哼,银面妖姬也不过如此”

一脚重创银面妖姬,对手也不怜香惜玉,那只力量十足的腿又抬了起来,以一个极其狠辣的姿势提向花殇菱的胸部!

“碰”

又是一声闷响,但那一脚并没有踢中花殇菱的胸部,因为花殇菱在那脚临身的瞬间,伸出了右手。

花殇菱的右手竟然抓住了那一脚,代价是,她的那只手断了!

对手也被花殇菱疯狂的举动惊呆了,竟然没有再次出脚。

“你疯了!竟然徒手硬接我的鞭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