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战神诀

身怀罕见的全系魔法免疫的战神之体,却因为对各系元素的抗性而无法修炼斗气魔法,...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木页宁静是也!
章节列表
第四章 木页宁静是也!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我已经告诉他了”
“其实,我并不希望他来救我”
“我知道”银狐慢慢的咽着酒水,虽然他实在无法理解,这满面虬扎胡子的大汉,就竟是为了什么,才坚持下来的,仅仅为了那相处不到两天的友谊么?仿佛是看出了银狐的不解,虬龙拿起银狐带来的酒坛,仰头大罐了一口,说道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则,我想要生存下去,但我更希望有尊严的活着!”
“走好……”银狐也被虬龙的那种一死为义的感情所感染,满眼酸涩。当初抓了虬龙,就是为了把江海引来,江海来了,却又被银狐放走,想来也不可能再有这样的机会,于是便想让虬龙出面,寻到江海,可虬龙根本就不为所动,五皇子用尽各种酷刑,也不能奈何这位高大却充满情意的汉子,于是便将虬龙关在了魔焰镇的一处地窖,想以此恶劣的环境,来改变虬龙的想法,可没想到,这么久过去了,虬龙却表现的很是淡然,甚至能与地窖中的老鼠为伴,丝毫没有要改变的样子。五天麒终于失去耐心,让银狐直接处死虬龙!
……
虬龙本是一位粗犷的汉子,心思却无比细腻,当银狐走进地窖的一瞬间,便已从银狐的神情中感觉到了异常
“你是来杀我的吧”银狐有些惊愕,却没有说话,这么久以来,每隔几天,自己就会来带一坛酒,与之对饮,不是朋友,却早已了解对方。
银狐默默的将酒坛的泥封拍开,递给虬龙,这是第一次自己亲手为他打开酒坛的封泥。虬龙淡淡一笑,拿起酒坛便喝了起来。银狐也从身后的袋子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白银酒壶,对着虬龙举起来,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
“走好……”
……
潮湿的地窖,不住的散发着腐败的味道,不时的有各种虫蚁爬进来,甚至,一只体型硕大的老鼠,直接搬了进来,当成了自己的窝……
银狐慢慢的拔出追风剑,缓缓的将剑举平,虬龙微微一笑,闭上了眼睛道
“告诉他,我不后悔!”银狐测过头,追风剑青光大盛,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锵”一把古朴无华的银白匕首,突然出现,挡住了银狐的追风剑,此时的追风剑,距离虬龙的脖子,不到一寸。银狐没有回头,只是略带喜悦的说道
“你终于来了……”
“呀,你怎么知道我会来”调皮的女声响起,银狐这才错愕的转过头,映入眼帘的是一道修长的身影,上身包裹着一件黑色皮甲,脸上带着面巾,一双皓月般的大眼睛正滴溜溜的转着。
“你是谁?”
“大名鼎鼎兼美艳无双的木页宁静是也”木页宁静牛哄哄的答道。
“没听过……”
“呀,小子真大胆,竟然连本小姐都不认识,回头让你家主子揍死你!”木页宁静的面巾下,靠近嘴角的地方明显的弯起了一道弧度。
银狐收回长剑,满眼复杂的看着木页宁静问道
“怎么?他不敢来么!”
“谁说我不敢来!”一道修长的黑身影慢慢的出现在潮湿阴暗的地窖里。木页宁静的速度奇快无比,堪比瞬间移动,根本不是江海所能比拟的,刚才幸好她及时出手,才救得虬龙一命,直到木页宁静救下虬龙,江海才堪堪赶到。
银狐的脸上,难得的浮现了一丝笑容。在遇到江海之前,银狐的日子可以说是过的迷迷糊糊,作为第一近卫军团团长的他,可以说是享尽了荣华富贵,早已忘记当佣兵时的各种心酸苦楚,每日纸醉金迷,与混吃等死无异,直到江海的出现,才改变了他颓废的生活,强者之心的复苏,虬龙为义从容赴死,都深深的震撼了银狐。
虽然虬龙是自己的阶下囚,可通过数日的相处对饮,慢慢的为之情谊所感,现在要杀死虬龙,银狐还真难下手,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江海来救虬龙。所以银狐那日才寻到江海,暗示他来救虬龙,江海果然来了。
“好,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银狐看了看手中的追风剑,刚才与木页宁静匕首相击的地方已经破了深深的一道口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将追风剑插在地上。这把追风剑,是银狐做佣兵时使用的兵刃,材质很是一般,按理说以银狐现在的身份,虽说要弄到一流神兵几乎是不可能,但弄几把三流神兵还是没问题的。之所以一直没有丢弃追风剑,一个原因是为了缅怀自己做佣兵的日子,另一个原因则是银狐始终相信,任何神兵都抵不上自身实力的强大。
这也是江海从不见岭出来之时,若曼迪斯只让他带了各种灵药,却不允许他将那些魔法卷轴带出去的原因,要是有那些至少七阶以上的魔法卷轴在,江海也不至于杀个四级巅峰的哈克罗格都惊险无比,随便丢个魔法卷轴过去,他哈克罗格也得化成飞灰!
“老规矩,不用兵刃,击败我,就可以带走虬龙!”
“正合我意”江海握紧双拳,淡淡黑芒在拳头之上不断氤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