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战神诀

身怀罕见的全系魔法免疫的战神之体,却因为对各系元素的抗性而无法修炼斗气魔法,...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章 要让我亲自动手么
章节列表
第十章 要让我亲自动手么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可不管江海怎么捣鼓,那黑色小兽图案就是没有反应,最后,江海也懒得理会了,在镇上买了件衣服换上,扛着奄奄一息的哈克罗夫,直奔药店。
.....
“看,杀了哈克罗格的年轻人抓住了哈克罗夫”
“太厉害”
“镇上两害都被他除了”
“他是赏金猎人!一定是赏金城派来帮我们的”一缕微风拂起江海的长发,露出左脸颊上的红色赏金纹。
“……”路上的行人,看到江海扛着木炭似的哈克罗夫议论纷纷。
……
一间昏暗的地下囚牢,阴暗,潮湿,不时的有各种虫蚁爬进来,甚至,一只硕大的老鼠竟然名目张胆的搬了进去,把它当做了自己的巢穴,但囚牢里的人却并不在意,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能有一只老鼠作伴,或许也不错……
突然,一阵铿锵的脚步声传来,惊走了老鼠。
“你和他明明没有半点关系,可……”来人没有继续说下去,叹息一声,打开牢门,径直走了进去,将手中的酒坛递了过去。
“来,喝点吧”穿着白银战甲的男子说道。囚牢的主人,并没有说话,淡淡一笑,理了理已经很长又很凌乱的胡子,露出两片干燥的嘴唇,拿过酒坛,拍开泥封,仰头喝了起来。
“咳咳……”没喝两口,囚牢主人就被酒水呛到,咳嗽了起来,现在的他,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根本就不适合喝酒。但如果不喝酒,就什么也没有了,在这里,每天只有三个黑硬的馍。不过好在,穿着白银战甲的男子,每隔两三天都会来一趟,每次都会带来一坛好酒。
拍了拍囚牢主人的肩膀,没有说话,穿白银战甲的男子起身,关上牢门,转身离开了。那只被惊走的老鼠,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又跑了出,径直跑到囚牢主人身前,用舌头舔着刚才囚牢主人洒落在地的酒水……
……
“花儿,我把哈克罗夫带来了”江海将哈克罗夫扔在地上。此时的花儿,已经起来了,粉红色盖膝的裙子,衬托出花儿娇小的身段,胸前的完满虽不雄伟,却已然有了惊人的弧度,一张粉嫩的小脸蛋盖满了寒霜。
“你这个坏蛋,就是你杀死了爷爷”花儿见到哈克罗夫,又哭了起来。慢慢醒转过来的哈克罗夫看到粉面含泪的花儿,顿时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江海拔出自己随身携带的匕首,递到花儿手里,道
“花儿,就是这个王八蛋伤害了你,现在你可以亲手杀了他”
“你敢杀我”哈克罗夫恶狠狠的对着花儿吼道。花儿顿时一惊,匕首差点把持不住,双手不断的颤抖着,怔怔的看着江海,不知所措。
“啪,啪”两声,江海抡起巴掌对着哈克罗夫的脸就是两巴掌,顿时将哈克罗夫打的眼冒金星。
“你再吼给我试试,让花儿杀死你,那是便宜你了,要让我亲自动手,哼哼……”哈克罗夫顿时收起了凶恶的表情,确实,如果是花儿,最多就是杀死自己,如果江海亲自动手,那可就不知道是怎么样的死法了。哈克罗夫可清楚的记得江海对自己说过的话“凌迟,异或是千刀万剐!”
“别怕,花儿,他绝对不敢反抗!”江海拍了拍花儿的脑袋,轻轻的说道。花儿握着匕首,想起哈克罗夫杀死爷爷时的情形,紧咬银牙,别过头,猛的将匕首刺进了哈克罗夫的心脏。
“嗯”哈克罗夫一声闷哼,眼里满是不甘,就为了自己的一时享受,竟然丢掉了自己的性命,可是后悔也没有任何用处,一世为恶,终有报时,这是人人都懂的道理,可是一般都只有在生命的最后关头,才能幡然醒悟,却为时已晚……
哈克罗夫缓缓的软倒了下去,带着一世的邪恶永坠地狱的怀抱……
江海拍了怕花儿的肩膀轻轻的道
“没事了,哥哥以后会照顾好你的”
“嗯”花儿将头靠在江海的手臂上,乖巧的答道。本来他就与爷爷相依为命,现在爷爷去了,除了江海,便再无依靠。江海暗自决定,一定要好好的保护花儿,不再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现在的江海,成为了超脱于帝国之外的赏金猎人,再也不怕帝国通缉,不用疲于奔逃,自然可以将花儿带在身边。
“对了,花儿,你叫什么名字呢”江海温柔的帮花儿整理好衣襟问道。
“我叫花千语”
“花儿,你姓花?那你知道花殇菱吗?”花儿疑惑的摇了摇头道
“不认识,她是谁啊”江海不禁暗笑自己白痴,哪有相同的姓氏就一定有关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