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战神诀

身怀罕见的全系魔法免疫的战神之体,却因为对各系元素的抗性而无法修炼斗气魔法,...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权位之争
章节列表
第二章 权位之争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五天麒将所托之物交予江海,便不顾江海阻拦跳下了马车,由于脚上有伤,五天麒摔倒在地,江海正欲下车相助。
五天麒摆着手道:“速速离去,保管好我交予你的东西,就算我死了也值了”说完一瘸一拐的向相反的方向走去。
江海翻玩着被神秘布料包裹的物品,真想把布条打开看个究竟,但他答应下次见到五天麒的时候还给他,生怕自己打开布料看到异宝,舍不得还给人家,而且五天麒说过,打开布料可能招来杀身大祸,所以,尽管江海好奇到不行,却还是没有把布条打开,最后不舍的把它收进怀里,来个眼不见为净!
其实江海不知道的是,五天麒本来就没打算再要回去了,因为他必需死,如果他不死,那宗秘宝,必定会被对头得到,他就算死了,只要那宗秘宝没有被对头得到,那么他就没有白死,虽然他只要进入皇宫就安全了,但他脚上受伤,行动不便,加之一路都是五皇子的追兵,他已经不可能逃回皇宫了,而且不可能向皇宫逃,所以他只得将那件惊天之物交予这个素未蒙面的年轻人了,而且他是江家之人,也值得相信了,但他五天麒不知道的是,江海从今天起,就已经不算江家的人了。
正当江海还回味着之前所遇之事,马车又突兀的停住了。
“马车里的人,听着,我是五皇子麾下第一亲卫,现在出来答话”
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怎么遇到皇家亲卫了,江海暗惊。却不得不下了马车。是一位身穿白银重甲的骑士,骑士身后大概有随从一百人。
“有没有看到一个左脚受了箭伤的人?”骑士身旁的一个士兵问道。
“哦,那小子啊,他挡了我的马车,被我臭骂了一顿,往那走了”说着颇不耐烦的指了指东边。
“你撒谎,他怎么可能朝那个方向逃”士兵“锵”的一声抽出佩剑指着江海厉声喝道。吓得江海,冷汗连连,他怎么知道我撒谎,真是怪哉。士兵很快解释了他的疑惑
“那是皇宫的方向,他敢朝那个方向,找死不成!”原来是这样,江海放下心来。
“反正就是去那里了,信不信由你”江海确定的说道,反正他马上要去魔焰山脉,到时候就算他们发现自己说的是假话,也不可能再找到他了。
“找死”士兵,挥剑欲上。
“住手,我相信他的话”低沉的声音响起,正是当头的白银骑士。
“为什么?”士兵有些不解。
“就凭他肩章上的那个‘斗’字,我相信,江家的人不会说谎的”白银骑士解释道。士兵们这才看清江海肩上那个气势磅礴描金的‘斗’字,幡然醒悟,原来是被封号“斗魂”的江家的人。江家不是谁都敢惹得,即便是帝国皇子,也得客气对待。
“驾,驾”白银骑士带着上百士兵策马而去。江海目瞪口呆的看着离去的白银骑士,暗道
众人走后江海笑了一下
“哼,跟哥玩,你们还嫩点,奶奶的真晦气,怎么忘了摘掉江家肩章”
江海摘下肩章对着肩章道
“抱歉,让你背黑锅了”说完塞进怀里,向魔焰山脉赶去。虽然他已经没有江家的身份了,却依然舍不得把它扔掉,毕竟,那是陪了他十八年的东西。
经过四个时辰的赶路,江海终于来到了魔焰山脉外围的小镇。此时已渐近黄昏了,料想今天也进不了魔焰山脉,再说去魔焰山脉还得做好准备,需要购买一些必须物品,例如帐篷,驱虫散等,否则别想在魔焰山脉过夜。
在镇里随便找了一家旅店住了下来。店虽然不大,却打扫的很干净,被褥都是刚洗过的,让江海很是满意。吃过几样小菜,江海倒头便睡,赶了一天的路,先养足精神再说。
第二天一大早,江海就被外面的叫嚷声吵醒,江海无奈的起了床,出门一看,一大堆人挤在告示栏边上,议论纷纷,好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江海挤进人群一看,是关于五皇子擒获英雄五级叛贼五天麒的通告,将于今日午时,在都城将五天麒斩首示众,旁边还有五天麒的画像。
“哎,大皇子危险了”有围观的民众说道。
“这位大叔,怎么说?”江海问道。
江海天赋神力,在十岁以前曾被誉为江家最杰出的天才,并由于他父亲是现任家住的缘故,被内定为江家新一代的接班人,可造化弄人,已经过了十六岁,行了成人礼的江海,就是无法领悟天赋技能,最后无奈的被送进一所三流学院,连家族继承人资格也被取消。
江海平时在学院,领悟不了天赋技能,便潜心修炼体术,加之他天生异力,仅靠体术便能与英雄一级人物对战,这是他付出了别人十倍努力的结果,所以他对外界实事的了解很少。
“五皇子与大皇子的明挣暗斗也不是一两年了,彼此互有输赢,你知道五天麒是谁吗?那是大皇子亲信,大皇子待他如兄弟,如今被斩不说,还要示众三天,这不明摆着是五皇子在向大皇子示威么。五天麒被杀,大皇子如断一臂,还怎么跟五皇子斗”大叔沉重的说道。
江海暗道,看来,大皇子比较得人心啊。这该死的皇帝,居然不反对儿子对皇位的争夺,反而很是支持,用他的话说,要想得到天下,要靠你的本事!
江海当时就觉得五天麒绝非一般的人,原来是大皇子的左右臂,老五啊老五,我可真是白救你了。江海暗自叹息了一声便转身离去。
“争吧,争吧,反正不干我鸟事”江海无所谓的走在街上。
别人皇子之间争权夺位,也不是他能插手的事,但他不知道的是他的出现已经改变了很多事情。
……
“废物!全是一群废物,我要的是东西,不是人,东西没了,要人何用,那东西,顶得上五个五天麒!”一位衣着华丽的年轻人,对跪在地上的白银骑士怒骂道。
不是别人,正是五皇子。此时他正怒火中烧,他为了狙击五天麒得到五天麒所带至宝,出动了麾下第一大将与一百名高级战士,还动用了破魔箭,竟然让只有二十随从的五天麒逃掉,虽然最后将五天麒抓了回来,可五天麒身上的至宝已经没了。
“他一定是把东西交给了别人,肯定是我们路上遇到的那个江家的人,当时我就觉得奇怪,但碍于他是江家的人便没多问,我一路追去,只见到过他和五天麒,东西没在五天麒身上就一定在江家那人身上!”白银骑士说道。
“那还不去把他给抓来,我管他是不是江家的,为了那东西,就算得罪江家我也势在必得!”五皇子愤怒的说道。
“是,属下马上就去!”白银骑士躬身退了下去。